当前位置: 深圳新闻网首页>行业资讯频道>文化>文化首页推荐>

李洱巨著《应物兄》 被誉升级版《围城》

李洱巨著《应物兄》 被誉升级版《围城》

分享
人工智能朗读:

李洱历经13年创作的长篇小说《应物兄》终于出版,并一举摘得“2018收获文学排行榜”长篇榜首。

《应物兄》李洱 著人民文学出版社2018年12月

?作家李洱(资料图片)

深圳商报2019年01月04日讯 (记者 刘悠扬)岁末年初之际,中国当代文学界最引人关注的消息,无疑是李洱那部写了13年的长篇小说《应物兄》终于出版,并一举摘得“2018收获文学排行榜”长篇榜首。这本《应物兄》堪称鸿篇巨制,上下两册共90万字,因惟妙惟肖再现了一幅当代知识分子群相图,被誉为“升级版《围城》”。

默克尔点名要见的中国作家

尽管已经写了多年小说,但是李洱的名字真正为普通人所知,却是在2008年。2008年10月,默克尔第三次访华时将中国作家李洱创作的长篇小说《石榴树上结樱桃》德文版,送给温家宝当礼物,并点名要与李洱对谈。默克尔说,在这本书中,她看到了中国乡村的变革,看到了改革开放后的中国乡村与全球化的紧密联系。一个月后李洱与吴思、蔡定剑一起见到了默克尔。德国媒体对李洱评价颇高,《石榴树上结樱桃》被《普鲁士报》认为“配得上它所获得的一切荣誉”。

在《石榴树上结樱桃》之前,在文学界,李洱的名字是与《花腔》紧密联系在一起的。《花腔》以三个当事人的口吻,展开主人公葛任扑朔迷离的一生,叙述人身份的不同带来了读者对虚构与现实、历史与遗忘的思考,葛任从此成为中国文学史上一个绕不开的人物形象。

这两部作品之后,足足有13年时间,李洱几乎没有再发表过作品,连中短篇的写作都停止了。一个已经享有海内外声誉的作家,又正当创作盛年,被各出版社、杂志社和媒体追问写作动态,李洱面临的压力可想而知。这13年间,他经历了自己车祸、孩子出生、母亲病故,不断推翻、改写,终于完成了这部近百万字的作品。《应物兄》首发于2018年《收获》长篇专号秋卷和冬卷,最近由人民文学出版社推出上下册单行本。

写人物写社会像巴尔扎克

“应物兄”,这个似真似假的名字,串连起30多年来知识分子群体活色生香的生活经历,小说虚构了济州大学“儒学研究院”的筹建,试图探讨并勾勒出这一过程中一群负重而行的人群的精神轨迹。

有评论家做了统计,《应物兄》里涉及中外典籍500余种,还不包括作家自己虚构的部分,细节上有一种巴尔扎克式的对物象细致至极的刻画。小说中各色人等纷纭出没,仅给予不同篇幅描写和勾勒的鲜明形象,不下70余位。人物遍布政、商、学、媒体、寺院、江湖、市井,但主体仍是三代学院知识分子。每一个人物的职业身份很突出,每个职业身份的背后都是携带了一套知识体系,比如考古学家、古典文学家都有特定看待世界的视角。已故名人如徐志摩、季羡林、亨廷顿、兰波、海子等,李洱在落笔议论不避其长短。在世闻达如马云、比尔·盖茨、易中天、于丹、顾彬、张艺谋、刘晓庆等,小说也会或赞或嘲地捎带上几句。

作家金宇澄为《应物兄》配了插画,其小说《繁花》的细致之处与《应物兄》不无相似,金宇澄认为,《应物兄》在写知识分子方面是《围城》的升级版。 


[责任编辑:肖红艳]